丁家老先生

丁某的自我管理日志。

为什么不回家?

为什么不回家?

我妈提前半个月吧,起码,就跟我说端午回去的事情。
昨天还在说。

现在已经不理我了。
真生我的气了。

我爹可能也有意见。说回去一起看球呢。

因为自己的状态糟糕到,可以预料到的失望,以及言语上的不和。

让他们蒙羞的存在,尴尬。




自我管理二三事儿(二)

想要些什么东西,就要丢掉些什么,这样才能保证原来的饱和程度。好在要吸纳一些姑且自定义为优良的东西。持续拒绝和持续坚持。

1、粗糙的食物让人长胖,让人封禁在一种极度低端的欢愉之中。古来的食物多是以裹腹为标准,但是口腹之欲之强烈,一到夜晚就如饥饿的鲨鱼,张开大口,来者不拒。满足用被遮蔽着的欲求。容易长胖的体质又没法抵抗引诱,要么备上点低热量的零嘴(戒糖),要么曲线救国,转战到后面的活计上。(关注身体及其变化)
放弃厨房,可能也算是一种自我和解。(假装认定是对的😂)

熬夜,怀疑是不是夜里出生的人都偏爱黑夜,“耿耿长夜人不寐”很让我迷恋,我的文字可能也像我,嗜黑夜。倒不如给个死命令:不看书不写字,不熬夜。

素面外在方面,今年的愿望是重回泳池。始于端午。另外是将撸剧撸网文的时间调到外在上。保持干净整洁是基本,好看才会有加分。
三十岁的女人,丰富有趣且好看。
这是最终极的愿望。

2、一是进复旦,所需要的又岂是添砖加瓦,分明是从夯基石开始的阶段,构建一个中心大厦。知道蓝图后的一切。硬性的专业技能,文化素养,外文水平。(扯个话外题,是要行走于世界的人。)所以,需要一个体系复杂的plan & to do list(deadline),进入自己跟自己死磕的状态。

再是投资方面,早日富足且自由。研习的又岂止经济,简直就是包含政治经济文化background等所有的整个社会。但是大道至简。这个大道是什么,how to find it才是它的课题。

3、还有个没有说的,但是上面字里行间已经包括进去了,就是自我的德行与修养。需要丢掉许多温和的东西,获取一些攻击性,捍卫的不仅仅是自己该有的东西 也是为捍卫别人该有的东西。

待更新改善。

以上。

戊戌年五月初三于沪
丁乙

自我管理二三事儿(一)

一些很低端的话题,也需要被思考。最近被问得比较多,虽然我一直没琢磨明白。文字会比我脑袋清醒点,尝试记下分析。

1、好好照顾自己:可以说这么些年一个人生活,活得粗糙的很。
单就健康方面,之前两天晚上吃的泡面,在之前连续一周吃的泡面,每个工作日的中午都是在楼下的罗森解决,几乎吃尽了他家的便当,还有面包。偶然自己做的也就我自己能闭着眼睛蒙混过去。

熬夜熬得特别凶,导致生理紊乱严重,脸色暗黄深沉的黑眼圈。体重也达到毕业后的峰值。喜欢黑夜,抗拒早起。按照身体正常的生息,肝脏之类的承受了很多折腾。

再者,这个年纪了,素面朝天,鞋子包包长裙口红都被直接忽视,不知道是自信这张脸呢,还是自暴自弃。性,懒。

2、未来的打算是:用“四十岁退休”来忽悠过去。每逢这个话题,都非常怵,不知道怎么回答。总不能四十岁还在这个城市流浪吧。老了踽踽独行无能为养,现在就这般跟自己过不去,学不会和解,那个时候恐怕就要干掉自己了。

有很多近期和长期的想得到:远着是要以文字为生,但是本质极度缺乏灵性,落脚于平凡,也算是本真,方向没跑偏。这个要求近期能进复旦,观近况是荒唐的,是构想了一个理想,作用也只是偶尔想一想。

再者,于我性子另一条契合的路子便是走投资的路,一来自认为正气,另一条则是沉得住气,也不过于计较。
阻碍还是在自身的懒,需要研究许许多多的东西,我却转身去看起了小说。

自我管理的实质是持续拒绝加持续行动。

昨晚和全老师说话,她问我是不是喝酒了。
问她怎么晓得的。
全:因为你今天说话生动,活泼可爱。
🐳🐳🐳

构想一个来自二十二世纪的亲吻和赤身裸体的拥抱。

菲姐电话说及父亲牙齿又再闹腾了,牙齿一半尽数拔去,好不容易长来的几斤肉倏忽又回到了两位数。

说:隔了较长的时间未给外婆电话,老人家日子不好过,一来舅爷突然离世,相依为命的姐弟俩剩了她一个,孤苦异常。加之年初外公腿做了手术,现下全然没有经济来源,清苦异常。让我打电话给两位老人家。

在外全然没有顾念家人的想法,不经提醒,是想不起来老家里孤苦伶仃的两位老人。整日里只惦记着自己流浪在外的不安与焦灼。老人们的事情,个人非常地无能为力。就像雪夜里那只流落在街头的受伤狗狗一样,救的了一时,救不了一世。不如不救。
鉴于自我的无力,便又陷入自我的谴责里。
也打不了一个电话。
今年过年,无论如何也要带老人家去天安门走一走。

涉及父亲,单为他难过。与父亲相处总不好,不多言,不主动交谈。隔阂较深,一直都是母亲从中周旋,两边代为软言相安慰。
年过半百,这样吃苦,心里不忍心。又难免会想到以后,再过个十年二十年,万不能像外公外婆那样凄冷孤苦。

求之不得与无能为力,尴尬苦涩,直辣得人要掉眼泪。

一方面挺羡慕孟小姐接触到许多优秀的人
一方面羡慕她还能有这样充沛的感情

蛮羡慕孟小姐现在还能遇到一个似初恋般的男人
两人都非单身
俗气的恨不相逢未嫁时

还有一种解释
结了婚都还可以离

道德一向只是用来束缚弱者

有段时间经常梦到她 她弟弟 她爸和我爸
后来频率少了 也总归会梦到 场景晦涩但是期盼

昨天凌晨就有些奇怪 未曾谋面她的现任 当然还有她  苦楚  是决别的谢幕吧 ​​​

給你發了條信息

眼睛不用睜開
做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