方无隅

日记

想知道天鹅臂和肩颈锻炼能坚持多久。
姑且当作是九月初开始的吧。

胃在作祟,尽管忍受一些疼痛跟得到想要的并没有丝毫关系,仍旧心里在胡编乱造着绮丽。

没有再想念任何一个人。曾经的疼痛已经模糊,曾经的人也过往不复。

还有些徒耗费心力气场不合的人也抬手解决了。
烟花易冷,人事易分。滋味合该是这样。

但是,最重要的大方向问题,依旧浑沌。

因情感的枯竭,没有浓郁的热情与爱意,而暗自喟叹。

耳边的音响声在一群粗犷的嘶吼下,屈居下方。一首接着一首的曲调震得杨逊脑袋突突的疼。灭了灯,直挺挺地躺在床上,枕头被丢在一边,怎么样也遮不住这喇叭的穿透力。

一心盼着他们唱累了,赶紧消停。就在杨逊快要被耗尽耐心的时候,小叔的声音从门外传过来了,还有明显地拉扯的声音,连骂人的话也出来了。

“什么东西,投诉了我两次,有种别关门,老子不宰了你,狗东西。”旁边人在费力将他从门边拽了回来。

杨逊听了个大概,算是明白了缘由。隔壁邻居终于受不了这夜晚恼人的噪音,给物业投诉了。
心里倒是暗自给邻居点了赞,上前去拉了小叔一把,“差不多得了。”
见这人酒劲上头,正是撒野的好时机,便下了楼,顶着隔壁邻居的由头,一本正经的叫停了正吼地过瘾的路人甲。“大家停一停,差不多行了啊,邻居投诉过来了,他们也要休息,今天就先到这儿,意犹未尽的天亮了再继续哈。”

可算消停了,杨逊也不管后面怎么处理,算是兴高采烈的,躺回了床上。

想去湾湾 进藏 被搁置 做不到 的一种自我妥协
性子很久没有戾气 反倒温顺的自我讨厌起来
死一片的沉寂
了无生机

奇怪的是,小情小爱的事,很多作者本身也该是看不上的。
野心是要写比平凡的世界更好的东西。
唔。

酒到嘴里始终是涩的,不会喝酒的人好这么一口,可能就是为了那么个微醺时刻,眼底流泄出来过往的爱意。

想破口大骂,这个懒人烂人如此行径,毁了自己。

得亏还有一点小毛病,不然这大半夜从地上醒过来,就该扑倒床上,打死也不会找到洗漱用品乖乖去洗澡了。
也就不会清醒过来。
生物钟好像拧巴的人神共愤了,白日里困得恨不得坐在桌前就昏死过去。现在又清醒的好似出生的日头般鲜活。
任由身体里的“懒鬼”操纵,放养成了一个走肉的躯干。没有自我的一丁点要求。

#现状#